• 所謂的創業人生,只是設計好的失敗-

    時間:2019-09-17 18:26:16 來源:創業師商機網 編輯:小創 閱讀:

      小本創業

      暖冬正在侵襲 12 月的舊金山,灣區的海邊還有不少帆板沖浪者,但熱愛沖浪和航海的 Nick Edwards 和 Chris Moberg 卻沒時間玩耍。他們二人正在舊金山 Caltrain 車站附近的一個租用的共同工作空間里,他們的工位上,為他們公司可以預見的命運而頭疼欲裂。

       

      Nick 和 Chris,Boomtrain 的兩位聯合創始人

      他們的創業公司叫 Boomtrain,突然有一天就欠了紐約稅務機構 3 萬美元,因為他們公司的財務合作公司在已經超期了 6 個月之后才告訴他們,公司的一位遠程辦公的工程師有 400 美元的失業保障金還未付。

      Boomtrain 沒有營收,而這不是最大的問題,即便連續 5 年虧損的創業公司在硅谷也能拿到巨額的融資。Boomtrain 真正的問題在于,Nick 和 Chris 創造了這樣一家公司——一個龐大的個性化數據引擎,基于機器學習的精密和復雜的算法——卻發現找不到用戶,一個都找不到。

      別以為他們是因為把創業當兒戲才落得這個下場。Chris 每天早晨五點起床,草草刷過牙就開工,Nick 自從創業開始褲子已經肥了兩個尺碼。他們沒有薪水,至少好幾個月沒見過賬戶有進項了。Nick 和女朋友合住在一起,每天要乘公交 1 個小時才能到辦公室,因為他已經窮到要把自己的房間通過 Airbnb 租出去來貼補了。Chris 也差不多,經濟和生活上很大程度要依靠自己的妻子。

      他們放棄了曾經輕松閑適的生活,卻早已忘了當初是為什么放棄的了。

       

      舊金山的一處共同工作空間

      Nick 今年 32 歲了,頭發亂蓬蓬的,講話語速極快,快得時常顫抖起來,看起來就像一個煩躁的高中生;Chris 也是 32 歲,看起來更冷靜一些,光頭、深陷的眼窩,用緩慢而輕柔,卻十分有力的語調講話。與其說是個創業者,不如說他更像一名軍人……或是一位苦行僧。

      性格和外貌如此不同的兩人在今天卻有一個共同的問題:如果在 1 個月內籌集不到 100 萬美元,他們可以卷鋪蓋走人,換一張名片了。

      焦慮使得兩個人的性格慢慢走向了兩個極端。Nick 變得更加煩躁,痙攣而發狂,哪怕一個不算打擊的打擊都能夠讓他昏厥過去;而 Nick 越發狂,Chris 的冷靜和低沉的聲音就顯得越來越可怕。高風險的創業帶給創業者高度的自我抑制,而顯然 Nick 和 Chris 二人都把自己抑制的太狠了。Nick 瀕臨絕望和恐懼的極限,而 Chris 看上去隨時可能因為忍耐而爆發瘋狂的憤怒。當 Nick 走來走去嘴里罵娘的時候,Chris 窩在角落里,一副毫無安全感的樣子。Nick 坐在電腦前用鼠標來回不停的點擊,雙腳同步的顛來顛去,而幸好他們搬到了有地毯的辦公室,否則 Chris 一定想把他暴打一頓。

      硅谷不是一個人們展現脆弱的地方,Nick 直到現在還在認為,硅谷是一個“人們突然創業、融資、上市、揚名立萬的地方”。這么說不算準確,畢竟 10 家創業公司最終只能存活下 2-3 家是這里的平均數據。但從近幾年來看,硅谷已經成為了創業者的理想鄉——一個創業者的造夢和圓夢工廠。最成功的“造夢工廠” Y Combinator 就是這么說的:創業公司的成功游戲,其結果是可預測、有訣竅的,可以被理性地、系統化地“制造”出來的。

      創業成功的白日夢,使得人們逐漸忽視了這些小公司創始人的生活過的曾經多么艱辛。但如果你找你的青年創業者朋友喝一杯酒(當然得要他們有時間情況,因為他們當中大部分已經忙到沒時間泡吧了),他們一定會告訴你,自己的生活過的,或者曾經過的,和本篇故事開頭那兩個小伙子差不多。在這個被行業觀察家稱作“創業黃金時代”里,創業者經歷的都是外界很難體會到的真實的故事。

      像 YC 這樣的孵化器遍地都是,天使投資人和風投機構帶著沒處花的大筆現金,徜徉在創業者的海洋,籌到一筆像樣的起步資金簡直比吃飯睡覺還簡單。與此同時,使用一筆像樣的資金創立一家公司,也比過去簡單的多,特別當你的產品是一款網頁或者移動平臺產品時。因為到處都是便宜到家,甚至免費的開發工具,到處都是急著找到工作拿到股權的苦逼程序員,到處都是像 AWS 這樣物美價又廉的云端服務平臺。

      別看到這里就心動了,到此為止,你還不算是投資人真正的投資組合中的一部分。真正的 VC 融資一般從 A 輪開始,只有當投資人審視它今年所有簽過支票的創業公司,發現你是當中風險較低,收益較高的那一個的時候,你才會真正進入下一個游戲階段,離你的創業夢想更近一步。

      一、歡迎來到“創業圣地”

      2019 年 1 月,硅谷眾多創業圣地——“黑客工坊”(Hacker Houses)里,年輕的創業者擠在一起,拼盡全力沖刺在成為下一個 Airbnb 或者 Dropbox 的道路上。在整個硅谷,大概有十來個這樣的創業圣地,他們中的大多數都喜歡稱呼自己是“創業成功快車道”。

      “世界上最偉大的創業公司都在我們這呆過的,”這家圣地的管理者說道,“Square、Lyft、Uber、Dropbox、Twitter,你能想到的。”想進駐這里非常容易,只需要和他們用 Google+ 環聊視頻通話幾次,通過他們的“面試”既可入住。

      然而等待進駐者的是什么呢?1250 美元一個月,你就可以得到一張鋪在地板上的毯子,和其他 20 名創業者一起,用臟兮兮的窗簾布隔開,住在一個像養兔場一樣的房間里了。整個場地十分簡陋,以至于從場地外面看,根本看不出來是個誕生了數家百億估值公司的“圣地”。

      同住者來自世界各地——孟買、悉尼、漢堡、上海。不同的是國籍,相同的是……好吧,都挺苦。

      所有居住在這里的年輕人——這些尚且還不知道創立一家公司是什么樣感覺的年輕人,還不知道搞垮自己的公司是什么樣感覺的年輕人,還不知道為每天坐班車,為互聯網巨頭工作是什么樣感覺的年輕人——他們知道一件事:他們年輕、激情、不屈從于平凡的夢想,即將在這里實現。他們期待著,硅谷這片淘金圣地,將賦予他們成為億萬富翁的機會。

      二、游戲的玩法

      1 月 3 日,Nick 和 Chris 和兩位來自一個超級天使投資人組織的投資人 Bobby 和 Ullas 進行了約談。這個組織以 Palo Alto 的一家地毯商店為聚點。為什么是地毯?毯子什么時候和科技創業搞的這么親密了?一個較為簡單的答案就是,如果有人買得起昂貴的波斯風格手工織毯的話,這個人是值得你認識的。這個組織在硅谷的投資規模非常大,頻率很高,這個組織的成功戰績,包括 Dropbox 和 Uber 這兩個當紅炸子雞。

       

      波斯手工毯子商店

      Nick 和 Chris 給投資人看了他們的營收預期,將其和人力資源以及運營費用進行了對比。他們的結果是:如果想要在今年第三季度達成預期的營收,必須至少融資 100 萬美元才能夠支持。Bobby 和 Ullas 的看法是:他們能夠保障總共 70 萬-90 萬美元的資本支持,但他們需要組織內其他天使投資人提供至少 20 萬美元跟投。不過,他們不必跟 Nick 和 Chris 把這事說的太明白。在所有硅谷的融資事件中,直到創業者看到他們銀行賬戶上的余額時,才知道有些事情并不像當初保證的那么好。

      因此,Boomtrain 幾乎絕對不可能從這兩位投資人這里獲得足夠的資金,因此如果他們不再找到另一位愿意跟投的大投資人的話,這兩位也不會跟他們玩了。Nick 和 Chris 也希望能夠找到一個知名風投機構來領投本輪,一方面是為了借其名造勢,在硅谷制造影響力,另一方面是為了能夠在未來一年內的的 A 輪當中掌握優勢。當然,理想和現實是有距離的。

      在人力資源方面他們的進展也不錯。通常在硅谷,創業公司沒有很強的公關能力的話,是找不到富有才能和激情的工程師的。沒人在談論 Boomtrain,而 Boomtrain 也沒錢,但借了“機器學習”這個創業領域東風的話,還是頗有競爭力的。在 1 月 4 日,他們向理想中的工程師 Tevye——麻省理工人工智能方面的一名博士——發出了 offer。MIT、AI、PhD,很牛逼?這幾個詞湊在一起的意思就是你可以穿著大短褲,走進風投的辦公室,對著一桌子西裝革履的人吹一通牛逼,然后拿著一百萬美元走出辦公室。Nick 和 Chris 的學歷也還可以,Chris 畢業于佛蒙特州立大學,Nick 畢業于普吉特灣大學,還在哈佛獲得了商科學位。他們邀請了 Tevye 以及其他幾位技術顧問,參加了周六在共同工作空間舉行的 Boomtrain 戰略會議。

      Chris 開篇直抒胸臆:“有十家公司正在等著和我們開展合作,我們也馬上將要完成新一輪融資。”當然,他的描述不完全正確,但不這么說的話他們根本招不到工程師。對此,Chris 是這樣解釋的:一路彌天大謊,只會讓你走向失敗,但為了成功,我們不得不將真實與樂觀進行合理的平衡。而他們必須得到 Tevye 的青睞,否則幾乎沒有可能完成著一輪融資。

      而 Tevye 加入 Boomtrain 唯一的理由,并不是他們的自吹自擂,而是由于自己曾經想要創立一家類似的公司。作為未來的 CTO,Tevye 將需要解決一系列復雜的技術問題,并且開始組建自己的技術團隊。為了這次招募,Nick 和 Chris 不得不設立了一個比平均水平大得多的期權池,因為他們給 Tevye 開了一個相當大的 offer——本輪融資稀釋前 40% 的股權。別忘了苦逼創業團隊初始成員的標配——100k 美元年薪 + 1% ~ 1.2% 股權。不要?沒人強求你。

      戰略會議結束,Tevye 決定加入,在 1 月 27 日開始工作。而從那天起算兩個星期之后,Nick 和 Chris 的錢就將花光。

      現在不差程序員了,Nick 感覺非常良好,他即將在第二天,也就是周日,和第一位有合作意向的客戶會談。Nick 的談判對象是一家大型媒體企業旗下一家小公司的總經理,很明顯這個總經理對于如何與創業公司談判了如指掌。首先,他在刊例中挑選了適合了公司的服務版本,然后直接砍到二五折,并要求 3 個月免費試用。盡管這筆訂單的收入不算高,但對于 Boomtrain 邁出第一步來說還算不錯了。畢竟,如果能和客戶的母公司建立渠道合作關系的話……誰知道呢?

      周一的早上,Nick 和 Chris 找回了昔日的良好感覺:現在他們有了一個“大客戶”,盡管客戶把價砍的幾乎不賺錢了;一個給力的工程師,盡管可能再過一個月就付不起他的工資了;一幫上檔次的投資人初步同意認購股份,盡管保證給他們的錢不一定能全部到賬。至少,他們開張了。

      “他有 75% 的把握能拉下這筆融資。”Chris 指著 Nick 說道。

      “我 TM 有 99% 的把握,”Nick 回答。

      幸虧有了 Chris 這個悲觀主義者,二人的性格得到了互補。

      三、Boomtrain 的來歷

      誰會想到,Boomtrain 這個充滿了各種高深莫測聽不懂的技術的創業公司,是從一個視頻聚合網站的點子衍生來的。

      Nick 和 Chris10 年前在西雅圖相遇,那時二人剛從大學畢業。Nick 在西雅圖創立了一家國際政治雜志,而 Chris 在一家數字營銷公司工作。兩人剛認識的那段時間,偶爾會談論一些類似于聯合創業的想法。

       

      更多加盟創業商機請訪問:小本創業

      您可能感興趣的加盟項目:素匠泰茶加盟官網

    免責聲明:本網頁信息來源互聯網,由熱心網友提供,本平臺不保證信息的真實性,因內容版權問題,查看下方免責聲明。
    友情提醒:投資有風險 加盟需謹慎。為規避投資風險,建議您在投資前務必多咨詢,多考察,降低投資風險。

    他蓄谋已久1v1醋加四勺